咦咦咦咦

咦咦咦咦,还有什么好说的@( ̄- ̄)@

听雪【短篇,BE】

文笔太渣,私设众多,且短小无比😂
注意:1.除了羽皇其他人都go die了
2.羽还真黑化想杀风天逸没成功自杀了
3.羽皇都取妃子生了一窝的很多年后😂

又是一年冬天。
雪花纷纷扬扬铺满整个世界,天地融为一体。寒风呼啸而过,恍若凄厉的哭号。
这与之前所经历的冬天并没有什么不同,硬要说有区别,那也不过是今年的风雪大的渗人罢了。当然,对于呆在堆满了暖炉的寝殿里的羽皇来说自是毫无影响。
“父皇!”
孩子特有的清脆稚嫩的嗓音从耳边乍响,专心于处理公务的羽皇大人这才想起来还有个小麻烦在场。
“怎么了,筝儿?”不得不说羽皇对待孩子还是挺温柔的,抑或者,这份温柔还还夹杂着其他原因。
“父皇,父皇,这是什么呀?感觉好神奇。”亮晶晶的眼眸中溢满天真与兴奋。
似曾相识。
待看清女儿手中的东西,向来放荡不羁的羽皇大人却是有片刻失神。
那是一件精巧的暗器,曾经它服帖的被戴在一个人的手腕上,现在严严实实的裹住了小公主的半条胳膊。
它有个好听的名字。
流光飞环。
它主人的名字……
尘封太久的记忆如同那件几乎被遗忘的暗器一般蒙上灰尘,突然打开,心竟还有些隐隐作痛。
那是十几年前还是几十年前的事?
到底是记不清了还是不想记。风天逸有些自嘲的勾了勾嘴角。
易茯苓,白庭君……那些从记忆里捡拾出来的人都已变的模糊不清,唯有一张带着傻气的脸清晰到仿若刻在了心口。
连同他的名字。
“父皇?”小公主不安,她从未见过父皇这般表情。
好像,下一秒就要流出泪来。
合上眼睑,再睁开,便是一片平静,幽蓝的湖水中没有一丝波澜。
“这是一个很喜欢父皇的人送的。”
他想起那个人躺在他怀里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“我喜欢过你。”
很轻,轻到风天逸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以为是自己的幻听。
直到筝儿出生,她也有一双淡蓝的大眼睛。
他笑了。
说到:“父皇我也喜欢他。”
他很喜欢这个女儿,甚至都超过了几个儿子。
羽还真,你既已经已经喜欢过我了,那就轮到我喜欢你了。羽皇的喜欢那真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,来世做牛做马都还不清,你得生生世世都陪着我。
哪怕你是只只会吃和玩的小狗,那也得我来养你。
“走吧,筝儿,差不多该去找你母后了。”
孩子的心向来敏感,虽感觉有何处不对,但单纯的心思很快让她把这异样抛诸脑后,屁颠屁颠跟上了羽皇特意放慢的步伐。
他的名字啊……
筝儿……
风羽筝……
羽真……
羽还真。
外面风雪依旧。
关于羽还真的记忆如同一簇簇微小的火苗,却温暖了他余生岁月。

评论(4)

热度(39)